咨询热线
13042567890

南京刑事律师:协助组织卖淫罪缓刑案例

 【案号】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5)玄刑初字第314号

【案件情况】

被告人谈某,男,1969年5月28日出生,汉族。2014年7月21日因涉嫌犯组织卖淫罪被取保候审,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京市玄武区看守所。

被告人陈某,男,1978年2月4日出生,汉族。2009年因嫖娼被罚款人民币500元。2014年7月21日因涉嫌犯组织卖淫罪被取保候审,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京市玄武区看守所。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以宁玄检诉刑诉(2015)36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谈某、陈某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于2015年8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陈丽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谈某、陈某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4月,被告人谈某、陈某出资收购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并在南京市玄武区XX街XX号开设百国温泉会所。2012年11月起,二被告人明知吴某、苏某(均已判刑)利用该会所招聘、容留十余名卖淫女多次从事卖淫活动,仍然继续提供该场所牟利,直至2013年12月19日被公安机关查处。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人当庭讯问了被告人,宣读了证人证言,出示了相关书证材料。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谈某、陈某的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系共同犯罪,依法应当追究两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谈某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协助组织卖淫罪的事实和定性均不持异议。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谈某具有以下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1、被告人谈某在吴某等人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所起协助作用有限,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不大;2、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自愿认罪,并有一定的悔罪态度,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谈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协助组织卖淫罪的事实和定性均不持异议。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某具有以下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1、被告人陈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认定为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2、被告人所犯罪行社会危害性较小,且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陈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被告人谈某、陈某从他人处受让取得南京市玄武区XX街XX号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经营权,开设百国温泉会所对外从事洗浴服务,聘请吴某(因犯组织卖淫罪已判刑)负责温泉会所的实际经营管理。吴某于2012年11月起任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吴某在经营管理温泉会所期间,经与苏某(因犯组织卖淫罪已判刑)合谋后利用该会所招募、组织十余名卖淫女多次从事卖淫活动。2012年11月起,被告人谈某、陈某知悉百国温泉会所存在卖淫活动情况后,未予制止,继续提供该会所由他人组织卖淫活动,从中牟取利益,直至2013年12月19日该会所被公安机关查处。

2014年7月21日,被告人谈某、陈某接到电话通知后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对上述事实予以供认。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4)玄刑初字第180号刑事判决书证实了吴某、苏某等人在百国温泉会所组织卖淫的事实。

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工商登记材料及股权转让协议证明被告人谈某、陈某为该公司的实际出资人,系公司股东;吴某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证人田某、徐某、张某、刘某甲、霍某、史某某、游某某、刘某乙、唐某、姚某某、余某某、盛某某等人的证言、辨认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明百国温泉会所在经营期间存在有组织的卖淫活动,卖淫活动的组织者系吴某、苏某等人。

证人李某、杨某、王某、周某、卢某、雍某某、廖某某、赵某某、沈某某、曹某等人的证言证明百国温泉会所有卖淫的情况,吴某是会所的主要负责人,苏某负责对卖淫小姐的管理,蒋某协助苏某管理卖淫小姐。上述证人还证明被告人谈某、陈某是会所的大股东,证人王某、周某的证言及银行卡交易明细等书证还证明,会所定期向被告人谈某、陈某支付经营收益。

证人吴某、苏某、蒋某等人的证言证明被告人谈某、陈某对百国温泉会所存在卖淫活动的情况应当是明知的,且未予以反对或制止,同时从中牟取非法利益的事实。

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下属百国温泉会所于2011年10日曾因存在卖淫嫖娼情况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事实。

电子证据检查笔录证明,苏某、周某通过手机短信与吴某以及被告人谈某、陈某联系,两被告人应当知悉会所内存在卖淫情况。

被告人谈某、陈某供述了二人出资从他人受让南京百国风情休闲有限公司,后聘吴某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负责实际的经营管理。二人同时承认在知悉温泉会所存在卖淫情况后,出于不会被公安机关查处的侥幸心理和为了收回投资的利益驱动,未能进行阻止,放任卖淫嫖娼情形的发生。

公安机关出具的二被告人归案情况说明证明两被告人系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公安机关调取的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谈某、陈某的自然情况;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了被告人陈某曾因嫖娼被行政处罚的事实。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合法有效,具有证明效力。

【法院裁判】

本院认为,被告人谈某、陈某明知他人组织卖淫,仍提供场所等便利,其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系共同犯罪。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谈某、陈某犯协助组织卖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准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谈某、陈某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供述了协助组织卖淫的事实,应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谈某、陈某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并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对于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本院为维护社会管理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谈某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被告人陈某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二、没收被告人谈某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某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万元,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13042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