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042567890

【故意伤害罪案例】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死亡获刑11年(自首、谅解情节)

【案号】(2013)宁刑初字第1号

【基本案情】2012年8月,被告人赵红兵在名城世家工地与被害人朱甲因琐事多次发生口角。同年8月12日19时许,赵红兵在该工地再次与朱甲发生争执,继而相互扭打。在此过程中,赵挥拳对朱头部、面部等处猛击数下并致朱头部着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朱甲符合左枕顶部作用于较大平面物体的减速性运动造成颅脑损伤而死亡。

2012年8月13日,被告人赵红兵经他人规劝向公安机关投案。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了证人朱丁、付某某、杨甲等人证言及被告人赵红兵的供述和辩解;出示了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书等鉴定结论和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制作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刑事摄影照片、发破案经过、户籍资料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红兵故意损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二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赵红兵辩称,其对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但提出朱甲是其推倒的不是其击打倒的,其没有伤害朱甲的恶意。

被告人赵红兵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赵红兵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告人赵红兵无任何前科劣迹,一贯表现良好,且事后进行积极救助,其家属积极进行民事赔偿,取得了全体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赵红兵自动到案,属于自首;在本案中,被害人具有一定的过错。

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被告人赵红兵在南京市雨花台区名城世家二期建设工地承包油漆工程期间与该工地材料保管员朱甲(男,殁年64岁)因工程材料使用问题,多次发生口角。同年8月12日19时许,赵红兵在该工地1幢楼前再次与被害人朱甲发生争执,继而发生相互扭打。在扭打中,赵挥拳对朱头面部等处猛击数下,并示意下属阻碍他人施救,后为泄愤,其用力一推致朱头部着地,当场昏迷,急送医院经抢救无效于2012年8月14日13时04分死亡。经法医鉴定:朱甲符合左枕顶部作用于较大平面物体的减速性运动造成颅脑损伤而死亡。

2012年8月13日,被告人赵红兵经他人规劝向公安机关投案。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赵红兵亲属与被害人朱甲的亲属朱戊、朱己、陈某某经调解,达成(2013)高民调字第004号人民调解协议书,并已实际履行,被害人亲属表示对被告人的行为给予谅解,出具了刑事谅解书,撤回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赵红兵的供述和辩解称,其与被害人朱甲同在名城世家小区工地干活,其与被害人的儿子都承包了该小区的部分油漆工程。案发前,被害人朱甲说其工人偷拿朱家的5桶胶水,其没拿,为此发生纠纷,当时,经项目部调解事情就过去了。2012年8月12日晚6时许,其在名城世家01幢工地看到朱甲就主动找上去,让朱就胶水事情给其澄清事实,朱不同意,双方发生口角并多次用拳或脚相互殴打,最后其用劲一推,朱甲向后一倒,头重重的摔在水泥路面上,后脑先着地,朱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再也没有站起来,其叫杨甲打120,让工人赶紧把人送医院。其因害怕就躲到旁边的工地上,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到医院照应。次日凌晨,项目部朱乙经理让其到赛虹桥派出所,后是朱经理开车来大明路接其到派出所投案的。其知道人往后倒会受伤,当时因为心里恼火,就推了朱甲,没想过什么后果,后来也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其已让家人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物质损失。

被告人赵红兵经辨认,确认朱甲就是被其打倒的人,吕乙是在场的人。

2、证人付某某(系卖水泥老板,目击证人)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7时20分左右,其送水泥到名城世家工地,喊来保管员朱甲收货,在与朱聊天时,赵红兵带一工人来,和朱在讲话,朱向北面走,走了几步就回头看了一下,喊赵红兵,让他一起走,赵红兵就跟了上去,到了朱跟前就开始打朱甲,赵红兵把朱甲按倒在地,并向朱甲的胸口用拳头捅,其和赵红兵带来的工人就上去拉架,那工人拉着老板,其拉着朱甲,把他俩分开;这时,朱甲跑到南边在地上捡起一个木棍,过来捅了赵红兵肚子一下,其和那工人又上去拉开了,木棍被其夺下来;老朱就再次向南跑去,赵红兵跟了过去,这时,从旁边楼里下面四五个年轻人,绕过其车头,从北向南走,其中有一小青年和赵红兵又把朱甲按倒在地上打,其要过去拉架,被一个小青年拦住了,其准备打电话给工地负责的项目经理时,其看见朱甲站了起来,但是不知道是哪个人冲上去对着朱甲猛地一推,朱甲就后脑朝地倒在水泥地上,再也没有起来。有一个工人就将老朱拉起来,其说先让他坐起来后,就去找项目经理去了。

3、证人杨甲(目击证人)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六、七点左右,其看到赵红兵与朱甲在吵架,当时,两个人已经在讲要“单挑了”,后来老头警告赵红兵,你要敢动我一下,我就打你儿子。赵红兵很生气,就对老头的肚子上动了一下,说“我倒要碰一下试试,看你能怎么样?”然后,老头就往宿舍区走,叫赵红兵跟他一起去,意思是去打赵的儿子赵某给赵看。赵没有去,老头就回来了。两人就在升降机旁边互相抓着对方的衣服,动起手来,其在旁边拉架。老头说其拉偏架,其就不说话,站在一边看两人互相用拳头对打。老头年纪大,打不过赵,就跑到身后四、五米的地上捡起一根一米多长的方木来打赵,在赵身上砸了一下,其一看老头拿棍子,就又上前拉架。老头砸过后,就往后退,赵红兵就冲上去要打,这时,赵红兵被老头打倒在地上。此时,吕乙、杨乙、王甲来了,吕乙见赵被老头压倒地上,就上来帮赵红兵打老头,是你一拳我一拳的相互打的;吕甲住老头,把老头从赵红兵身上扳倒在地,但是当时老头的头部没有着地。后来,老头又起来了,这时,赵红兵又冲过去,把老头弄倒在地上,致使老头向后跌倒,头部撞到地上,听到咚的一声,声音很闷。老头倒地后,已经不能动了,嘴里喘着粗气,其喊他没反应,当时赵红兵让其打120将老头送到医院去。

证人杨甲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朱甲是被打的人,吕乙、王甲、杨乙是在场的人。

4、证人杨乙(系赵红兵工地的工人)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19时左右,其从楼上下来,见赵红兵与一老头在打架,赵红兵叫其把运水泥的人带远一点,其就把运水泥的人带到离他们打架现场三四米的地方,后与运水泥的一起看他们打架。其看见赵红兵把老头按倒在地上,踢了几脚,捶了几拳,吕乙也上去捶了老头几下,吕乙打过之后,那老头爬起来,赵红兵冲过去,不知是踹一脚还是打一拳或推一下将老头打倒,老头是头先着地的,倒地后再也没有爬起来,是杨甲扶老头起来背到马路上去的。赵红兵叫杨甲打120的。

证人杨乙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朱甲是被打的人,吕乙、王甲、杨甲是在场的人。

5、证人王甲(系赵红兵工地的工人)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7时许,其从楼上下来,看见赵红兵跟朱甲(老头)在打架,开始是两人站着对打,其走近时,赵红兵已将朱甲按在地上打,老头是仰面朝上。旁边有个送水泥司机。杨乙在挡着这个司机,不让他靠近。其看到赵红兵一只手制住老头,一只手打老头的身上和头上,老头踢了赵红兵一脚,杨甲上去把赵红兵往旁边拉,拉开了一点,没拉之前,吕乙上去也弯腰打了老头几拳,踢了几脚,就走开了。两人被拉开后,老头自己爬起来的,刚站一会儿,赵红兵冲上去,不知是用脚踢还是用拳头打的,老头突然就仰面倒在地上了,是整个人直接一下子倒地的,倒地的声音很大,咚的一声,老头就再也没起来。杨甲赶紧上去扶老头,一边打电话给120的。后来其和吕乙把老头扶到杨甲背上,杨甲背着老头到工地外边去等120,我们就去干活了。

证人王甲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朱甲是被打的人,吕乙、杨乙、杨甲是在场的人。

6、证人吕乙(系赵红兵工地的工人)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7点多,其从楼上下来,看见赵红兵把老头按在地上打,杨甲在拉架,拉不开,其见老头一脚将赵红兵踢倒,其就上去把老头的手按住,让杨甲把赵红兵拉走,老头要站起来,其就一只手抓住他的一只胳膊,用拳头打了老头背部几拳,用手掐他的脖子,不让他起来,结果老头挣扎着站起来,要打其,其就把老头推开了,老头在那说我们三个人打他一个,赵红兵就冲到老头面前,推或踢了他一下,当时老头没站稳,就仰着倒下去的,然后,就看见老头一动不动,杨甲赶紧上去扶老头,赵红兵叫他们打120。

证人吕乙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朱甲是被打的人。

7、证人朱戊(系被害人朱甲之子)的证言笔录,证实案发前3天,其父看见赵红兵的工人拿其家的材料,去制止,和赵红兵发生冲突,当时赵红兵要打其父,被其等拦下。后来,在项目部调解下,说好到此为止。

8、证人吴某某(系名城世家工地项目管理员)的证言笔录,证实其听说打架后,就赶往现场,路上看到朱甲被人背着,其喊他没答应,就用手掐他人中也没反映,后让人将他抬到项目部活动板房旁,是朱甲儿子报的110,朱乙开车送的医院。

9、证人朱丁(系名城世家工地项目经理,被害人侄子)的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12日晚7时左右,在工地食堂吃饭时,朱甲对其说,刚才赵红兵拍了拍他肩膀,警告他“小心一点”。7时20分左右,其得知朱甲被打了,就赶了过去,当时朱甲倒在地上,赵红兵不在现场,其就用车把朱甲往医院送,在路上遇到120的车,把朱甲转到120车上。后来,其打电话给赵红兵,让他到派出所,约好在大明路接他。后来其带民警在大明路4S店接到赵红兵,带赵红兵到赛虹桥派出所的。其在案发当日中午,在生活区门口见朱甲和赵红兵吵架,当时,其做了双方调解工作,赵红兵说那个事就过去了。

10、证人孔某某(目击证人)的证言笔录,证实案发当天,其听见吵架的声音,就走了过去,看见赵红兵用拳头打了朱甲额头一拳,又踹了朱甲肚子上一脚,朱甲就直直的向后倒直直的向后倒在水泥地上了,朱甲头也着地了。倒地后,朱甲就再也没有动。赵红兵就跑了,从名城世家工地大门出去的。

证人孔某某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朱甲是被打的人。

11、证人彭某某(系赵红兵工地的工人)证言笔录,证实2012年8月中旬,赵红兵与朱甲为胶水事情发生纠纷,后经项目部调解,但第二天中午,在餐厅门口,其看见老板赵红兵和朱甲又为胶水事情吵起来。

12、证人王乙(目击证人)的证言笔录证实的本案经过情况与证人付某某、杨甲等人证实的情况基本一致。

证人王乙经辨认,确认赵红兵就是打人的人。

13、证人陈某某(系被害人之妻)的证言笔录,证实被害人在医院救治的情况以及死亡的大致时间为8月14日中午。

14、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宁公物鉴(验)(2012)325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朱甲符合左枕顶部作用于较大平面物体的减速性运动造成颅脑损伤而死亡。

15、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宁公物鉴(法证)(2012)179号物证检验报告书证实朱甲的妻子陈某某血样的DNA、朱甲的儿子朱戊血样的DNA与死者朱甲的DNA基因型符合亲缘关系,似然比为3.02×109。

16、书证。(1)住院病历,证实被害人朱甲于2012年8月12日20时20分入南京市第一医院救治情况,诊断结论主要为:1.右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2.蛛网膜下腔出血;3.脑疝;4.颅底骨折;5.吸入性肺炎;6.头面部多处软组织挫裂伤等。经该院进行右额颞顶部开颅、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术,后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于2012年8月14日13时03分死亡。(2)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刑事科学技术物证鉴定室出具的关于朱甲损伤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害人朱甲所受的损伤当时已达重伤。

17、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制作的公(雨)勘(2012)1604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笔录以及刑事摄影照片,证实公安机关对案发现场进行现场勘查的情况。

18、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提取的木片上无血迹和其他明显痕迹,故未送法医中心检验。

19、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制作的检查笔录证实被告人赵红兵打架后身体损伤情况,其左小臂内侧有多道擦痕,右膝盖处有擦伤,有血流出。

20、被害人家属朱戊、朱己、陈某某出具的刑事谅解书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刑初字第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等证实,被告人赵红兵亲属和被害人家属已达成人民调解协议书,并实际履行,现被害人家属对赵红兵的犯罪行为给予谅解,附带民事部分撤回起诉。

21、户籍资料证实被告人赵红兵的自然情况和被害人朱甲的身份情况。

22、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接处警工作登记表、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起诉意见书等证据证实本案系被害人家属报警、被告人赵红兵经他人劝说归案以及同案行为人吕乙的处理情况等。

另,被告人赵红兵辩护人提供的四份证明书及附件,证实被告人赵红兵平常一贯遵纪守法,表现良好。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证据来源合法、有效,内容客观、真实,且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

【审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红兵故意伤害被害人朱甲身体,致其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红兵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正确,应予采纳。被告人赵红兵犯罪之后在他人的劝说下,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其行为构成自首,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赵红兵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属实,并在量刑时予以体现。对于被告人赵红兵辩称“其没有伤害朱甲的恶意”和其辩护人提出的“赵红兵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赵红兵作为一名成年人,明知殴打他人特别是年长者身体的行为可能致他人受伤或死亡,为泄愤,其仍然积极追求,最终发生了被害人朱甲被其推打倒致颅脑损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故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赵红兵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赵红兵无任何前科劣迹,一贯表现良好,且事后进行积极救助,其家属积极进行民事赔偿,取得了全体被害人家属的谅解”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对于被告人赵红兵的辩护人提出的“在本案中,被害人具有一定的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杨甲、付某某、朱丁、彭某某等的证言证实,案发前,被告人赵红兵已多次纠缠朱甲,扬言要被害人小心一点,本案案发亦是被告人赵红兵主动纠缠被害人,先动手挑衅被害人所致,本案被害人朱甲对案发无任何刑法意义上的过错,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本案系因民间纠纷引发,被告人赵红兵的亲属尽最大努力积极代为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得到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本院据此决定对赵红兵予以从轻处罚。

综上,为维护社会正常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打击刑事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赵红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13日起至2023年8月1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13042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