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042567890

【故意伤害罪案例】感情纠纷引发故意伤害案件

【案号】(2014)宁少刑初字第1号

【基本案情】被告人蔡士林因恋爱对象刘甲与其分手而产生报复刘甲及其子许乙的想法。2013年5月30日7时30分许,被告人蔡士林在被害人许乙上学途中,南京市江宁区金盛路518号碧水湾小区西大门南侧的“鲜花工坊”门店附近,用事先准备的硫酸泼至许乙面部,致许乙面、颈、胸部大面积灼伤,容貌严重损毁。经法医鉴定,许乙的皮肤、右耳、右眼、鼻部、口唇、面颈部的损伤程度均属重伤,构成二级伤残。2013年5月31日凌晨,被告人蔡士林向公安机关投案。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法医学检验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书、物证、书证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蔡士林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其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蔡士林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判处被告人蔡士林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蔡士林当庭对起诉指控的事实不表异议,表示认罪悔罪,请求法庭给其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被告人蔡士林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蔡士林案发后投案自首,委托亲属积极赔偿,且认罪悔罪,平时一贯表现较好,请求法庭对被告人蔡士林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0年2月,被告人蔡士林通过他人介绍与刘甲相识并发展为男女朋友。期间蔡士林送给刘甲一辆价值人民币42万元的雷克某某轿车及部分钱物。2012年9月,刘甲提出分手,蔡士林认为自己感情受骗、经济受损,遂产生报复刘甲的想法。后蔡士林准备了硫酸、水枪、水瓢等作案工具,因找不到刘甲,蔡士林决定采用泼硫酸的方式伤害刘甲之子许乙(男,2002年10月10日生,本案被害人)。

2013年5月30日7时30分左右,被告人蔡士林身穿红色雨衣、戴头盔在被害人许乙上学的必经之路南京市江宁区金盛路518号碧水湾小区西大门南侧的“鲜花工坊”门店附近,将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倒进水瓢等候许乙,在确认许乙路过时,被告人蔡士林迎面将准备好的硫酸泼至许乙脸上和身上,致许乙面、颈、胸部大面积灼伤,容貌严重损毁。经法医鉴定,许乙的皮肤、右耳、右眼、鼻部、口唇、面颈部的损伤程度均属重伤;经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鉴定,许乙的损伤构成二级伤残。

2013年5月31日凌晨,被告人蔡士林在亲属陪同下,到南京市公安局江某分局岔路派出所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当庭出示、宣读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被告人蔡士林供述,其与刘甲结识后同居,直到2012年9月22日分手,同居期间被刘甲骗了200多万元,还给刘甲买了二辆轿车,一辆别某某越轿车用了12万元、一辆雷克某某轿车用了42万元。分手后刘甲不肯还钱,其认为自己自己感情受骗、经济受损,遂产生报复刘甲的想法,后其准备了硫酸、水枪、水瓢等作案工具,因找不到刘甲,其便决定采用泼硫酸的方式伤害刘甲之子许乙,让刘甲心理永远难受,以此折磨刘甲。此次作案之前,其曾带上硫酸找过许乙三四次,掌握了许乙每天早上7点10分从家中出来,然后7:20到小学,是孩子奶奶送小孩子上学的规律,因害怕,几次都没敢下手。案发当天上午7时许,其身穿红色雨衣、戴头盔,骑摩托车至江宁区金盛路518号碧水湾小区西大门南侧的“鲜花工坊”门店附近,许乙上学的必经之路守候,将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倒进水瓢里等候许乙,在确认许乙路过时,其将事先准备好的硫酸泼到许乙的脸上和身上,装硫酸的红色塑料水瓢也扔了出去,便骑摩托车离开。后其给刘甲和刘的表哥邵某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其用硫酸泼许乙的事情。当天下午4时许,其将用硫酸泼许乙的事告诉了朋友潘某某,潘某某又将此事告诉蔡乙。后哥哥蔡甲和弟弟蔡乙一起陪其到江某公安局投案。

二、被害人许乙陈述,2013年5月30日早晨7点多钟,奶奶送其上学,当时下雨其便叫奶奶回家了。因怕书包淋湿就把伞朝后仰着,走到花店门口时,突然有水一样的液体泼到其身上和脸上,感觉非常痛,脸上辣辣的黏黏的,嘴闭不拢,后来爸爸和警察几乎同时到来,将其送到医院。现在其一个眼睛看不见了,脸上和身上很痛,非常想上学,但一开门就害怕,就感觉蔡士林又来了。另证实蔡士林和其妈妈谈过恋爱。

三、证人证言

1、第一组证人证言,证实本案起因以及案发情况。

未到庭证人刘甲(被害人许乙的母亲)证言笔录,证实2010年2月经人介绍认识蔡士林,因蔡士林到处欠钱,人品又不好,其决定和蔡分手,蔡士林威胁说如果分手,就杀掉其和儿子许乙,并多次纠缠,还要其还他二百万元钱。蔡士林说其用了他两百多万元,是瞎讲的。蔡士林共计给其60万元钱,其中42万元买了一辆雷克某某车牌为苏A×××××汽车,汇给蔡士林女儿一万五千澳元,折合人民币约10万元,剩下的钱用于生活费了。许乙出事后没有钱救治,其便将雷克某某汽车卖了22万元。2013年5月30日早晨7点40几分,其接到前夫许甲打来的电话称儿子许乙被人打了,其刚挂电话,就接到蔡士林电话称“我已经用硫酸把你儿子搞掉了,马上就来搞你,你等着”,后其又接到表哥邵某打来的电话说蔡士林刚打电话给他说把许乙搞掉了。其赶到医院时,看见儿子许乙面色发黑,衣服、上身、肚子都被烧坏,右边耳朵也被烧了,面部从眼睛到嘴都变色了,嘴闭不上。

未到庭证人邵某证言笔录,证实2013年5月30日早上8点38分,蔡士林打电话给其说把刘甲儿子干掉了,其问怎么干的,蔡说终身残废,便将电话挂掉了,后其打电话给刘甲告知此事。

未到庭证人郑某某证言笔录,证实蔡士林和外甥女刘甲从2010年谈恋爱,蔡士林先拿出12万左右买了辆车给刘甲,用了没多久就卖了,后来又买了一辆车,听蔡士林讲共在刘甲身上花了100多万元钱。2013年5月30日早晨9点40分左右,蔡士林打电话给其讲他把刘甲的儿子搞了,让他终身残废。

未到庭证人刘乙(刘甲的父亲)证言笔录及书信一封,证实2012年12月前后,刘乙收到一封关于女儿刘甲在外面和别的男人乱来,骗了蔡士林不少钱的信,后刘甲看过信后说肯定是蔡士林写的。

未到庭证人胡乙证言笔录,证实其和蔡士林认识好多年了,以前蔡士林做些小工程,手上有些钱,后来钱都被女友骗光了。蔡士林与刘甲交往好几年,在刘甲之前还交往过一个女的。蔡士林以前有辆小轿车,现在有辆雷克某某和一辆小踏板摩托车,雷克某某车在刘甲手上。

未到庭证人刘丙证言笔录,证实2011年夏天,刘甲与蔡士林闹分手,蔡士林以欠其钱为名,将给刘甲的雷克某某汽车过户到其名下,后蔡士林与刘甲和好了,就又把车子过户到刘甲名下的经过。

未到庭证人李乙证言笔录,证实蔡士林经常讲要搞(伤害)一个女的,要用硫酸泼那个女的,那女的骗了他五六百万钱,两人仇结得很深。

2、第二组证人证言,证实蔡士林和刘甲婚姻状况等情况。

未到庭证人梁某证言笔录,证实2005年其与蔡士林相识后,蔡士林威胁说如果其不和前夫离婚,就要将其儿子搞残废,还找了社会上小流氓打电话对其进行恐吓。在蔡的威胁下,其与前夫离婚与蔡士林同居。蔡士林心理变态,不允许其和别的男人讲话,只要被他发现就打,听蔡的前妻说蔡士林不允许她谈对象,有一次强行将前妻从男友家拖回来。后其实在忍受不了,就于2008年夏天与蔡士林分手。

证人陈甲证言笔录,证实其与刘甲是牌友,刘甲经常讲她不愿意跟蔡士林继续交往,蔡士林还怀疑其与刘甲有关系而找过其。

3、第三组证人证言,证实案发现场情况。

证人许甲(被害人许乙的父亲)证言,证实其与刘甲离婚后,儿子许乙跟自己生活。2013年5月30日早上,儿子许乙由奶奶送上学不久,邻居跑来告诉说儿子在金盛路头拐弯处被人打了,其赶到现场发现围了很多人,见儿子许乙坐在地上口吐白沫,整个脸发白,前胸衣服被烧没有了,肚子露在外面,裤子上有两个洞,这时派出所人到场,便一起将儿子送往医院。现在许乙二级伤残,相貌丑陋不能出去见人,也不能上学。还证实2012年上半年刘甲曾对其讲过,蔡士林与其闹矛盾,蔡扬言要找许乙报复,提醒其以后送许乙上学注意一点。

未到庭证人倪某某证言笔录,证实2013年5月30日早上7点半左右,其送孩子到岔路小学上学,在花店门口看到许乙坐在地上,脸上、手上都沾了像石灰水一样的液体,地上、伞上也有,其就打110报警。其证言得到证人顾某某、刘丁、杨某某(均系岔路小学学生家长)等人的证言印证。

未到庭证人陈乙(被害人许乙的奶奶)证言笔录,证实案发当天早上7点20左右,其送孙甲许乙上学,走到金盛南苑附近时与孙甲分手去买菜,一会儿就听人说孙甲在花店门口被人打了,其跑到花店门口,孙甲已被送医院,看到孙甲用的雨伞扔在地上,地上有个红色水瓢。

未到庭证人余某某(岔路口小学五年级学生)证言笔录,证实2013年5月30日早上7时许,上学路上其看见许乙走在前面,走到金盛路头拐弯处花店附近时,看见从花店前面迎面跑来一个穿红色雨衣、戴着黑色摩托车头盔的男人,这个男人将手里拿着的一个瓢一样的东西往许乙脸上浇过去,然后就沿着金某某跑了,许乙被泼后就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看起来很痛苦。瓢里盛的是液体,洒在地上有白色的泡沫。晚上看电视才知道许乙被泼的是硫酸。其证言得到证人王甲、孙乙、唐某、崔某(均系岔路口小学学生)等人的证言印证。

4、第四组证人证言,证实案发后蔡士林投案自首的情况。

未到庭证人潘某某证言笔录,证实2013年5月30日上午10时许,蔡士林骑一辆黑色小摩托车到其单位,摩托车上放着一个黑色头盔和一件红色雨披。中午吃饭时,蔡士林说他被一个女的骗了好几百万,他用硫酸泼了人家,其劝蔡士林到公安机关投案的,下午4点多钟,蔡士林又来让其找蔡乙带他去投案,其便找了蔡士林弟弟蔡乙。夜里11时许,蔡甲、蔡乙开车过来带蔡士林到公安机关投案的。蔡士林的摩托车和头盔、雨披都被公安机关提取。

未到庭证人蔡乙(蔡士林弟弟)证言笔录及辨认笔录,证实二哥蔡士林和刘甲2010年认识并谈恋爱,二哥先后给刘甲买过一辆别克轿车和一辆雷克某某轿车,2012年10月二人分手。2013年5月30日下午四五点钟,其接到刘甲电话,说蔡士林用硫酸把许乙弄伤了。5月30日下午,潘某某找他说蔡士林出事了,蔡士林想自首,一人不敢去,希望家人陪他去自首。其便联系大哥蔡甲一起到潘某某家,听蔡士林说原想找刘甲报复,但几次都发现刘甲身边有人,没法下手,就对刘甲儿子许乙下手的,是用硫酸泼许乙的。后其兄弟二人带蔡士林到江某公安分局投案的。

5、第五组证人证言,证实蔡士林购买作案工具及案发前租住房屋的的情况。

未到庭证人王乙证言笔录及辨认笔录,证实在被告人蔡士林所指认的购买水瓢的地方即南京市江宁区淳化街道中市北街133-8号店铺,曾有蔡士林作案时使用的水瓢卖过。

未到庭证人李丙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蔡士林租住在江宁区淳化街道南街206-6号房子近三个月,案发头天晚上还看见蔡士林,案发后就再也没看见蔡士林。

未到庭证人李乙证言笔录,证实蔡士林租住其妹妹李丙家的房子。2013年5月30日早晨8点多,蔡士林打其家里电话说“我不住这了,钥匙插在门上,房子里的东西留给下一个租房的人”。不知道蔡士林为什么要搬走。

三、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出具的宁公(江)号勘(2013)349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刑事摄影照片、提取笔录、现场方位图、搜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江宁区东山街道金盛路518号碧水湾花园门口南侧人行道,东侧为鲜花工坊。在地面发现有一只紫色雨伞,雨伞南侧有伞扣一只,雨伞所在的地面上发现有一滩白色物质。雨伞的西南侧停有一辆红色轿车,在轿车驾驶座车窗上侧边缘处发现白色物质。雨伞的西侧、人行道的边缘处有一只红色塑料水瓢,水瓢把柄根部右侧瓢壁有道裂口。中心现场的西南侧、草坪中电线杆的西侧发现有一只红色塑料壶,壶的头部被白色塑料袋包着。提取雨伞1把、水瓢1只、伞扣1只、红色塑料壶1只、车窗上侧白色物质、地面白色物质。

辨认现场笔录、搜查笔录、扣押清单及刑事摄影照片,证实从被告人蔡士林供述的藏匿硫酸地点,公安人员从南京市江宁区淳化街道南街202-6号蔡士林租住的房屋内搜查出塑料水枪和装硫酸用的白色塑料壶;在潘某某工作单位门口西边提取了一个黑色永明牌头盔、一件红色雨衣,经蔡士林辨认,确认是其所购买的作案工具及作案时所使用的物品。

人身检查笔录、刑事摄影照片,证实2013年5月31日9:20-9:50侦查人员对蔡士林进行人身检查,提取了被告人蔡士林深灰色上衣一件、深色裤子一条、李宁牌运动鞋一双。

四、物证

黑色摩迪牌燃油助力车、黑色永明牌头盔、红色雨衣,经蔡士林当庭辨认,确认是其作案时所用所穿。

从蔡士林租住处搜查出塑料水枪和白色塑料桶、案发现场提取水瓢,经蔡士林当庭辨认,确认是其为作案所准备的工具。

五、鉴定意见

1、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宁公江刑物鉴(检)字(2013)18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医院病历及照片,证实被害人许乙被他人用腐蚀性化学液体泼浇至面颈胸腹部3度烧伤,面积达全身体表总面积的20%以上,经治疗,现其面部遗留的大面积瘢痕广泛严重挛缩、增生;右眼上下眼睑粘连闭锁、塌陷;双眼眉毛损失;右耳廓严重挛缩变形,右耳外耳道闭锁;外鼻严重挛缩变形;上唇严重挛缩变形,下唇突出畸形,下颌严重挛缩变形,颈部遗留的大面积瘢痕广泛严重挛缩、增生,颈部活动功能严重障碍;胸腹部遗留的大面积瘢痕广泛严重挛缩、增生等;其容貌严重毁损,极其丑陋。对照《人体重伤鉴定标准》规定,许乙体表皮肤、右眼、右耳、鼻部、口唇、面颈部的损伤程度均属重伤。

2、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南医大司鉴所(2013)临鉴字第176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许乙被伤害前后照片,证实许乙面部瘢痕遗留达90%以上,伴右眼、鼻和上下唇严重变形、功能障碍,右耳廓严重挛缩变形,局部痂皮覆盖,右耳外道闭锁;颈项部、前胸及四肢多处可见增生性瘢痕,根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规定,许乙面部瘢痕遗留达90%以上伴器官功能障碍构成二级伤残,皮肤损伤致瘢痕遗留达体表面积5%以上构成十级伤残。

3、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宁公物鉴(化)字(2013)1335号物证检验报告书,证实现场提取的雨伞、水瓢、伞扣、红色塑料壶,许乙所穿的上衣、运动裤、鞋子、书包,从蔡士林租住处搜查出的白色塑料桶,蔡士林深灰色上衣皆检出硫酸成分;现场车窗上侧白色物质、地面白色物质、许乙袜子、蔡士林深色裤子、蔡士林所穿李宁运动鞋、蔡士林指甲皆呈硫酸阴性。

4、南京大学现代分析中心检测报告,证实从被告人蔡士林租住处搜查到的白色塑料桶桶装液体,经检验送检样品经测试为硫酸,含量为94.8%。

五、视听资料

案发现场监控录像、蔡士林辨认作案地点录像,经蔡士林辨认案发现场监控截屏上穿红色雨衣骑黑摩托车的男子是其本人。

六、书证

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接处警工作登记表、受案登记表,证实本案案发及被告人蔡士林于2013年5月31日凌晨在其亲属陪同下,向南京市江某分局岔路派出所投案情况;

手机通话记录查询单,证实2013年5月30日早晨7时50分07秒、7时53分58秒、9时40分33秒,蔡士林曾用号码为135××××1603手机与刘甲、邵某、郑某某等人通话,与上述证人关于案发当天早晨蔡士林给他们打电话一节吻合;

南京市儿童医院出院小结及手术记录单,证实许乙2013年5月30日入院至8月29日出院共进行切痂、清创、植皮手术十次;

公安机关出具的警情库信息二份,证实2011年8月19日,刘甲与蔡士林因分手问题,在女人广场蔡士林纠缠刘甲,刘甲报警以及公安机关到场调处的情况;2012年10月22日,刘甲报警反映蔡士林在江宁区医院门口将其车牌下了,并扬言报复其子许乙的情况;

蔡士林、刘甲工商银行信用卡明细帐目,证实在蔡士林与刘甲恋爱期间,蔡士林曾经给刘甲汇款65万元的情况;

被害人许乙学籍、户籍信息,证实许乙出生于2002年10月10日,系江某区岔路小学学生;

被告人蔡士林户籍信息及照片,证实被告人蔡士林出生于1962年10月3日。

刘甲提供的相关书证:蔡士林2011年7月17日写给刘甲的关于不再纠缠刘甲的保证书一份;蔡士林2012年6月25日写给刘甲的不再对刘甲父亲刘乙发火的保证书一份,证实被告人蔡士林曾有纠缠刘甲并迁怒他人的情况。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有效,且证据之间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蔡士林亲属代其赔偿被害人医药、治疗、康复等各项费用人民币100万元,被害人许乙及其法定代理人许甲撤回了对被告人蔡士林附带民事部分的起诉,并同意法院对被告人蔡士林从轻处罚。

【审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蔡士林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蔡士林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蔡士林因不能正确处理与他人感情纠纷,为报复泄愤而迁怒于无辜的儿童,竟采用泼硫酸这一特别残忍手段严重毁人容貌,致被害人许乙体表皮肤、右眼、右耳、鼻部、口唇、面颈部等六处重伤的特别严重后果,并造成被害人面部瘢痕遗留达90%以上伴器官功能障碍二级伤残的特别严重残疾,其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蔡士林作案后在亲属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征得被害人方谅解,酌情可以从轻处罚。鉴于本案系情感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被告人归案后认罪悔罪,酌情可从轻处罚。蔡士林的辩护人就此所提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据此,本院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人身权利不受侵犯,严厉打击严重暴力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蔡士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13042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