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042567890

【故意伤害罪案例】被害人被追究刑事责任情况下,一审缓刑,二审改判管制

【律师点评】南京故意伤害罪律师:本案中一审判处被告人缓刑,被告人依然提起上诉,二审期间,法院查明,被告人已对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并取得谅解,另查明被害人自身存在过错,并且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鉴于以上情况,二审法院改判管制。

【案号】(2014)宁刑终字第155号

【基本案情】2012年12月27日22时许,周键超、冯奇和被害人过某酒后至南京市鼓楼区海棠里10-3号被告人郑某甲经营的重庆鸡公煲店内用餐,周键超先提出让店里的服务员和郑某甲代买香烟遭拒绝,后三人中有人搭讪邻桌女生,郑某甲对三人进行劝告,随即双方发生口角,周键超、冯奇用啤酒瓶砸郑某甲,郑某甲用啤酒瓶反击,双方发生互殴。其间,郑某甲之父郑某乙在劝架时被周键超用啤酒瓶打伤头部,郑某甲见此情形,随即用瓶底破碎的啤酒瓶戳向被其按在地上的过某脸部,过某用右手遮挡,致使过某面部和右手均被破啤酒瓶刺伤。经鉴定:过某面部及右手的损伤均构成轻伤。

案发后,被告人郑某甲让他人打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其后,被告人郑某甲先行垫付过某医疗费20000元。

原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郑某甲的供述,被害人过某的陈述,证人杜某、郑某乙等人的证言,刑事摄影照片、病历、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情况说明,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户籍信息、受案登记表、案发及到案经过等。

【审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郑某甲用破碎啤酒瓶刺伤他人并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郑某甲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已赔偿被害人部分损失,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郑某甲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郑某甲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提出,本案系被害人过某等人酒后滋事引发,被害人具有一定过错,且在二审期间郑某甲与过某已达成和解协议,过某对郑某甲的伤害行为表示谅解,建议对郑某甲从宽处罚。辩护人当庭出示了和解协议、谅解书、收条等证据。

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鉴于本案系被害人方酒后滋事引发,且上诉人在二审期间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得到被害人的谅解,建议依法判处。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一致。

另查明,在二审期间,上诉人郑某甲与被害人过某就本案民事赔偿部分达成和解协议,过某对郑某甲的行为表示谅解并请求法院对郑某甲从轻或减轻处罚。

2014年7月2日,周键超、冯奇、过某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立案侦查,同年8月18日周键超、冯奇被刑事拘留,次日过某被刑事拘留。

上述事实有和解协议、谅解书、收条、户籍信息、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等证据予以证实。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某甲持破碎啤酒瓶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两处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关于上诉人郑某甲所提“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系被害人过某等人酒后滋事引发,被害人具有一定过错,且在二审期间郑某甲与过某已达成和解协某过某对郑某甲的伤害行为表示谅解,建议对郑某甲从宽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一审法院依据上诉人郑某甲的犯罪事实、自首、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定性准确,量刑适当。鉴于上诉人郑某甲在二审期间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协议,得到被害人的谅解,并综合考虑本案因周键超、冯奇和被害人过某三人酒后滋事引发,被害人有过错,上诉人有自首情节,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可以对上诉人郑某甲从轻处罚。故本院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和出庭检察员的出庭意见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4)鼓刑初字第118号刑事判决的定罪部分,即被告人郑某甲犯故意伤害罪。

二、撤销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4)鼓刑初字第118号刑事判决的量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郑某甲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三、判处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某甲管制三个月。

(刑期自本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13042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