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命辩护
为自由辩护

贩卖K粉(氯胺酮)两千克(公斤)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贩卖K粉(氯胺酮)怎么判刑,最高判多久?贩卖K粉(氯胺酮)多少克判死刑?针对这两个问题,在我的另两篇文章中已经有答案《贩卖毒品K粉(氯胺酮)多少克判死刑》《贩卖、制造、走私、运输毒品犯罪立案、量刑标准,判多少年,怎么判,判刑依据》。

根据法律规定贩卖K粉500克就可以判处死刑,但南京贩毒律师选择的这个案例贩卖的K粉达到2公斤,最终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属于法定刑事责任中的最低刑期,是贩毒辩护中非常成功的案例,从这个案例也反映出,贩毒案件辩护空间和机会很大,一定要委托专业的毒品律师。

贩卖K粉(氯胺酮)两千克(公斤)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公诉机关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宁检诉一刑诉[2016]7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某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9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黄志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某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

一、被告人黄某居间介绍他人贩卖毒品

2014年3月下旬,被告人黄某唆使张某甲(已判刑)向蒋某(已判刑)在本市燕江路54-30号苏果便利店附近贩卖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4盎司,张某甲得款人民币4000元。

2014年3月底,张某甲再次在本市江东中路万达广场地下停车场向蒋某贩卖毒品氯胺酮10盎司,得款人民币10000元。

二、被告人黄某为贩卖而购买毒品

2014年4月11日,被告人黄某与张某甲以每千克3.1至3.2万元的价格分别向王某(已判刑)购买毒品氯胺酮各2千克和1千克,并支付了毒资。后王某向沈某(已判刑)联系购买毒品。沈某将藏匿有毒品的二件包裹从广东省珠海市通过快递寄往本市,并将取件单号发给王某。后王某分别将取件单号转发黄某和张某甲,由二人自行取件。2014年4月14日下午,黄某因故委托张某甲代为领取包裹,张某甲至本市水佐岗路南京惠昌物流有限公司提取上述二件包裹后被抓获归案。公安机关当场从张某甲提取的二件包裹内共查获六袋白色粉末,其中张某甲代黄某提取的单号为280108555663包裹内查获四袋白色粉末,经鉴定:上述四袋白色粉末净重分别为994.07克、97.83克、994.42克、97.22克,皆检出氯胺酮成分。

案发后,被告人黄某在逃。公安机关于2014年4月23日上网追逃。2016年5月7日,被告人黄某在江苏省淮安市其家中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为证实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被告人黄某的供述和辩解,证人张某甲、王某、沈某、蒋某等人的证言,受案登记表、发破案经过、通话记录、刑事判决书、物证鉴定书、检查笔录、辨认笔录、扣押决书、扣押清单、毒品疑似物称量记录,并出示了从张某甲随身物品中查获的毒品及银行卡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黄某明知是毒品而居间介绍他人贩卖毒品,并以贩卖为目的购买毒品,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被告人黄某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黄某与张某甲共同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是共同犯罪。被告人黄某曾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贩卖K粉(氯胺酮)怎么判刑,最高判多久?

被告人黄某当庭辩称,其没有居间介绍张某甲向蒋某贩卖毒品。其辩护人提出: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某居间介绍张某甲向蒋某贩卖10盎司氯胺酮的事实不予认定;2.指控张某甲向蒋某贩卖4盎司氯胺酮的事实中,该笔交易非经黄某唆使达成,系张、蒋二人自行达成,黄某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3.指控黄某购买约2公斤毒品氯胺酮是以贩卖为目的的证据不足;4.被查获的其中两小袋氯胺酮系卖家赠送,故该毒品数量不应计入黄某毒品犯罪的总数量。

经审理查明,

一、2014年3月,被告人黄某介绍张某甲(已判刑)向蒋某(已判刑)在南京市燕江路54-30号苏果便利店附近贩卖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4盎司,张某甲获取毒资人民币4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被告人黄某供称,2004年前后,其从淮安老家来到南京,后来一直在南京生活,其住过金陵小区。其在南京认识了“小伟”、王某等人,其的朋友都称呼其“小黄”或者“大某”。

被告人黄某当庭供称,其平时称呼张某甲为“早早”或者“西西”,其知道张某甲贩卖毒品。2014年3月,蒋某给其打电话,问其是否有毒品,因当时其手上没有毒品,其就打电话给张某甲,张某甲说他有,后来张某甲和蒋某是在苏果超市交易的。这次蒋某要4盎司的货,其从中没有获取好处。

其辨认笔录,证明被告人黄某辨认出其所述“小伟”即证人蒋某。

2.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明其通过王某认识了大某。2014年3月,其认识了小伟,小伟说他的K粉是从大某那边拿的。2014年3月10日左右晚上,其在金陵小区遇到大某,大某问其有没有K粉,其说其还有一点,大某说他那边有人要买,其说其还有五个。本来是大某自己去交易的,后来大某不愿意去,大某直接打电话让其去燕江路金陵八村的苏果便利店门口找小伟,其就开车带了四个,也就是四盎司的K粉到了那里,小伟已经在路边了,其上了小伟的黑色雪佛兰迈锐宝轿车的副驾驶座,小伟一看是其,就跟其互留了联系方式,其给了小伟四盎司K粉,小伟给了其四千元现金。

其辨认笔录、刑事摄影照片,证明其辨认出其所述的“大某”即被告人黄某;其所述的“小伟”即证人蒋某;南京市燕江路54-30号苏果便利店门口慢车道即其向蒋某贩卖K粉的地点。

3.证人蒋某的证言,证明其通过大某认识了“小黑”,二人均向其卖过K粉。大约一个月前(2014年3月)的一天傍晚,其跟大某要K粉,大某说他身上没有,他的一个朋友那边有K粉,大某让其到金陵小区附近的一家苏果便利店门口后再和他联系,其就开车到了大某讲的那家苏果便利店的门口。其给大某打电话,大某称他没有时间,他的一个朋友马上过来找其,给其送货。挂电话之后约十分钟,一辆银灰色悦达起亚轿车停在其车的前面,从驾驶室下来个人,直接坐到其车的副驾驶座上,他自称“小黑”,是大某的朋友。“小黑”给了其一个圆形的扁的铁盒子,里面用两个塑料袋一共装了四盎司K粉,其给了“小黑”四千元钱,然后互相留了电话,各自离开。那天晚上,其是开着其的黑色雪佛兰迈锐宝轿车去的。

其辨认笔录、刑事摄影照片,证明其辨认出其所述的“大某”即被告人黄某;其所述的“小黑”即证人张某甲;南京市燕江路54-30号苏果便利店门口即其从张某甲处购买4盎司K粉的地点。

二、2014年4月11日,被告人黄某为贩卖毒品,和张某甲以每千克3.2万元的价格分别向王某(已判刑)购买毒品氯胺酮2千克和1千克,并支付了毒资。后王某与沈某(已判刑)联系,由沈某自广东省珠海市将藏匿有毒品的二件包裹通过快递邮寄至南京,沈某将邮寄包裹的取件单号发给王某,王某即将对应的取件单号分别转发至黄某和张某甲。2014年4月14日,被告人黄某因人在外地,故委托张某甲代其提取包裹。当日下午,张某甲至南京市鼓楼区水佐岗路南京惠昌物流有限公司提取了上述二件邮寄的包裹,后即被抓获。公安机关从张某甲提取的二件包裹内共查获六袋白色粉末,其中张某甲代被告人黄某提取的单号为“280108555663”包裹内查获四袋白色粉末。经鉴定:该四袋白色粉末净重分别为994.07克、97.83克、994.42克、97.22克,皆检出氯胺酮成分。

案发后,被告人黄某在逃。2016年5月7日,被告人黄某在其位于淮安市楚州区马甸镇马涵洞村黄庄组24号的家中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被告人黄某供称,王某是南京人。2014年4月14日,其去了南通。王某被抓的当天,其回了淮安老家。

被告人黄某当庭供称,其从王某处购买了2公斤的K粉,一公斤其一般都是说“一个”。其和王某是面对面谈好的价格,每公斤3.1万到3.2万,其向王某付了4万1千元,是直接给的现金,张某甲又帮其付了1万5千元,其还欠王某7、8千元钱,其曾与王某通过电话确认过所欠毒资的事情。张某甲也是从王某处进的货,但其不知道张某甲向王某买了多少毒品。其听王某讲毒品是从广东发过来的。收货当天,其人在南通,其打电话让张某甲帮其拿货,并将快递的单号发给了张某甲,当时是2014年4月份。出事之前,其打电话给王某,王某没有接电话,其感觉王某出事了,之后其就躲了起来。这两年其有时候在老家,有时候在镇江打工,其是在老家被抓获的。其回老家之前使用的电话号码与其联系王某购买毒品时的号码是一样的。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证人王某。

2.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明2014年4月14日下午1点多钟,其到水佐岗的百世汇通快递点,其刚刚签收包裹就被民警抓了。两个包裹外包装都是用灰色不透明的塑料袋。其的包裹单号是“280108555656”,收件人写的是“陈经理”,单位名称“江南人民公社”,地址是“江苏南京鼓楼中山北路105号军人俱乐部尚城购物3楼”,联系方式“139××××8290”,重1.6kg。另一个包裹就是大某购买的K粉包裹,外包装和其的包裹一样,快递单上的字迹也是一样的,单号是“280108555663”,收件人是“杨琴自提”,地址是“江苏南京鼓楼水佐岗”,联系方式是“182××××0090”,寄件人是“李芳”,电话是“159××××7305”。民警当其面打开包裹,是用王老吉盒子装的,里面有豆奶粉的袋子,袋子里面装的K粉,大某的快递也是这么包装的。其的K粉的是一公斤装,大某的是两公斤,大某的包裹里有两袋用雅士利豆奶粉包装袋装着的K粉,每个K粉的大袋子里面都还有一小袋子的K粉,民警当其面称重。

其很早就认识了王某,王某叫其“小黑”、“黑子”。王某是其和大某的上家,两个包裹中的K粉都是从王某手里买的。其听王某说过,他联系的K粉是从珠海一姓沈的人那里买的,王某按每公斤32000元的价格卖给其和大某。收货前的三、四天,王某叫其打钱给他,其分两笔,一笔1万6,一笔1万5,用其招商银行的网上银行转到王某的工行卡和农行卡上,这3万1是其买1公斤K粉的钱。其跟王某谈好的价格是一公斤3万2,其打电话告诉王某,其钱不够,只汇了3万1给他,王某同意了。王某在电话里还叫其帮大某打1万5给他,因其之前欠大某1万5,其就打电话问大某关于王某叫其汇1万5的事,大某让其把钱打给王某,然后其就用招商银行转账给了王某1万5。第二天,王某就把快递单号发到了其手机上。货(K粉)到南京的前一天,大某打电话告诉其,他不在南京,叫其帮忙取一下货,大某把他的货单号、姓名都发给了其,这条信息还存在其的“139××××8290”这部手机中。大某长期销售毒品,浦口、江宁都有他的客户,小伟是大某的下家。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证人王某。

3.证人王某的证言,证明其被抓获五天前(2014年4月10日),大某跟其要两条K粉,张某甲跟其要一条K粉,其打电话告诉了沈某。其从沈某处购买的价格是每条货2万8、2万9,然后以3万2的价格卖给大某和张某甲,其从中赚取差价。大某是两条货,应该给其6万4,张某甲一条货,给其3万2。2014年4月9号、10号样子,张某甲通过银行卡先转账给其3万2,接着大某给了其4万1的现金,大某又让张某甲通过银行卡转账给其1万5,大某还欠其8000块,大某说他回头有了钱再给其。其按2万6每条的价格汇了7万8到沈某的“*学宇”的银行卡上,银行还要扣一些手续费,7万8要扣400多,银行扣的钱沈某认。隔了一天,沈某发信息到其尾号“3389”的手机上,内容是两个货单号,接着又打电话告诉其哪个号码是一条货的包裹,哪个号码是二条货的包裹,然后其再把对应的货单号发给了大某和张某甲。从珠海发快递到南京,快递单上填的收件人的手机号码也就是大某和张某甲的手机号码,二人的手机号码是其发信息告诉沈某的,号码都没有改过,但快递单上填的收件人名字不是大某和张某甲,其听沈某说他填的都是女孩的名字。其基本是用“136××××7503”的号码和大某、张某甲联系。其被抓的当天,其打电话给大某,大某说他在南通。其不知道黄某把K粉卖给哪些人,但其知道其中有蒋某。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其所述“大某”即被告人黄某、其还辨认出证人张某甲、沈某。

4.证人沈某的证言,证明其往南京发的是K粉。2014年4月10日中午,王某汇款给其,其给王某的价格是每条货2万6,三条货一共7万8。王某把钱汇到其的农行卡(62×××74)里,卡的开户人是“王学宇”,这张卡是其在用。当晚,王某通过短信息发给其两个电话号码,这两个号码一个发一公斤K粉,一个发二公斤K粉。11日下午,其去了香洲岭南世家小区那边的百世汇通快递站,其按照王某给的两个电话号码,分成两个包裹,一个是一条K粉,一个是二条K粉,收件人地址是“南京的水佐岗”和“军人俱乐部江南人民公社”,“水佐岗”那单其还写了“自提”。快递单上面除了重量是快递站写的,其他内容都是其本人现场填写的,收件人其随便编了两个女同志名字,人名、地址都是虚构的,唯独收件人的电话号码是真的。其中货单号“280108555663”那单是两公斤K粉,电话号码是“182××××0090”;货单号“280108555656”那单是一公斤K粉,电话号码是“139××××8290”。其把包好的K粉放在雅士利豆奶粉袋子里,然后装在王老吉凉茶纸盒里,这三条货,每一大包里面都还有一小包K粉。其是用“3179”号码手机跟王某联系,王涛号码“136××××7503”、“183××××3389”。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其所述的“王涛”即证人王某。贩卖K粉(氯胺酮)怎么判刑,最高判多久?

5.证人张某乙(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柠溪路529号岭南世家579号汇通物流代收点员工)的证言,证明2014年4月11日下午3点钟样子,一男子到其店里寄快递,是一大一小两个纸盒子,一个好像是王老吉外包装盒,另一个好像是牛奶盒。男子给了其两张填好的快递单,分别贴到两个纸盒子上,大一点纸盒子上贴的单子上写的寄件人姓名是“李芳”,联系号码是“159××××7305”,收件人写的是“杨琴”,写的是“自提”,收件人地址写的是“江苏南京鼓楼水佐岗”,联系手机“182××××0090”,大盒子其称重是2.95KG;小盒子上贴的单子上写的寄件人姓名是“陈英”,联系手机“136××××2000”,收件人姓名是“陈经理”,单位名称是“江南人民公社”,收件人地址是“江苏南京鼓楼中山北路105号军人俱乐部尚城购物3楼”,联系手机是“139××××8290”,其称重了一下,是1.6kg,贴在盒子上的快递单是第一联,第二联是其留存,第三联交给该男子后他就走了。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于2014年4月11日在其处向南京邮寄包裹的男子即证人沈某。

6.证人赵某的证言,证明其于2013年6月认识了大某。同年9月,大某住进其所租的金陵四村13栋2单元203室。大某的手机号码是187××××3449。

其辨认笔录,证明其辨认出其所述的“大某”即被告人黄某。

7.百世汇通快递单,证明单号为“280108555663”快递单上收件人“杨琴”,目的地“自提”,收件人地址“江苏南京鼓楼水佐岗”,联系手机号“182××××0090”,重量2.95公斤;单号为“280108555656”快递单上收件人“陈经理”,收件人地址“江南人民公社”,联系手机“139××××8290”,重量为1.6公斤。该内容与证人张某乙、张某甲及沈某的证言内容相互印证。

8.百世汇通快递站监控视频截图,证明张某甲于2014年4月14日12时54分47秒进入南京市水佐岗百世汇通快递站点取快递,12时56分10秒、12时56分50秒先后找到二个快递包裹。

9.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出具的检查笔录、扣押清单、毒品疑似物称量记录、刑事摄影照片截图,证明2014年4月14日22时20分至22时40分,民警对张某甲的人身及随身物品进行检查,发现白色苹果手机一部(139××××8290)及两个百世汇通快递包裹。民警随即对上述两个包裹进行检查,其中运单号为“280108555663”的包裹内有一绿色王老吉包装箱,箱内有二大袋用雅士利AD钙豆奶粉自封袋包装的白色粉末疑似毒品物,每大袋粉末内均有一小袋自封袋包装的白色粉末疑似毒品物。上述四袋白色粉末毒品疑似物均被拍照固定、扣押、称重、送检。

10.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宁公物鉴(化)字[2014]776号物证鉴定书,证明民警从证人张某甲随身携带的运单号为“280108555663”百世汇通快递包裹内查获的四袋白色粉末毒品疑似物,净重分别为994.07克、97.83克、994.42克、97.22克,皆检出氯胺酮成分。

11.银行卡交易明细、银行ATM机交易视频录像截图,证明2014年4月10日,张某甲通过其招商银行卡(62×××18)账户先后两次向王某的工商银行卡(62×××26)账户内各转入15000元,向王某的农业银行卡(62×××76)账户内转入16000元;2014年4月10日15时29分始,王某在农业银行城北燕江自助区通过ATM机向由沈某实际控制并使用的户名为“王学宇”的农业银行卡(62×××74)账户内先后存款六次,共计77600元。上述事实均与证人张某甲、王某、沈某的证言内容相互印证。

12.南京市公安局宁公(技侦)决技字[2014]168号、460号、469号、531号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决定书、技术侦查资料,证明2014年4月8日至4月14日期间,黄某(187××××3449)、张某甲(139××××8290)、王某(136××××7503)、沈某(136××××3179)、华某(139××××3333)之间的通话情况:

2014年4月8日14时31分,黄某问王某是否有购毒消息,王某回复要到10号左右才有消息;4月9日22时13分,王某告知张某甲明天有货,张某甲称其尽快把钱凑齐。

2014年4月10日07时58分,黄某联系王某称“搞两个”,王某答应并告知黄某“32”(每公斤价格32000元),涨了一千块钱,黄某同意,同时提醒王某要补齐货;11时37分,王某向沈某确认补货事宜,沈某要求王某于当日下午3点半之前将78000元购毒款转账至其账户;11时56分,王某向黄某反馈必须当天给钱才能拿到“东西”(毒品),黄某称“晓得了”,同时与王某确认其还欠王某7、8千元毒资;15时17分,王某催张某甲于当日下午3点半之前将黄某的购毒款转到其的工行卡上;15时40分,王某与沈某确认其已给齐钱,沈某称其当晚就搞(拿货),王某再次与沈某强调“古平岗”(黄某)2个(2公斤),“陈经理”(张某甲)1个(1公斤)。

2014年4月11日15时53分,沈某先后将“280108555656陈经理”和“280108555663杨琴”的短信内容发送给王某;15时56分,王某短信转发“280108555656陈经理”至张某甲手机;15时57分,王某又将“280108555663杨琴”转发至黄某手机;18时42分,黄某向王某核实当天发货及补货情况,王某均予以确认。

2014年4月14日11时44分,王某联系黄某,黄某称其在南通,王某向黄某建议让“早早”(张某甲)代取毒品;12时07分,黄某通过电话委托张某甲帮其拿毒品,张某甲同意;12时33分,王某问张某甲是否一起拿黄某的货,张某甲称“一起拿货”;14时18分,黄某与华某通话得知张某甲被警察抓获,黄某称“我懂了”,随即其挂断电话并关机。

13.通话记录,证明被告人黄某、证人张某甲、王某、沈某、华某之间于2014年4月8日至14日期间的通话情况,与技术侦查资料相互印证。

14.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抓获经过,证明案发后,被告人黄某在逃。公安机关于2014年4月23日对黄某上网追逃。2016年5月7日,淮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枚乘路派出所民警根据特情发现在逃人员黄某行踪的举报线索,在黄某位于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马甸镇马涵洞村黄庄组24号的家中将其抓获。

15.刑事判决书、刑满释放证明书,证明被告人黄某于2009年2月4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9年11月25日刑满释放。

本案另有发破案经过、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批准逮捕决定书、逮捕证、户籍资料、行政处罚决定书、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收缴毒品专用收据、鉴定结论通知书、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情况说明、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光盘等证据在卷佐证。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并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可作为定案的证据予以采信,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某明知是毒品,仍为他人贩卖毒品居间介绍,并以贩卖为目的而购买毒品,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黄某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但指控“2014年3月底,张某甲再次在南京市江东中路万达广场地下停车场向蒋某贩卖毒品氯胺酮10盎司,得款人民币10000元”,张某甲系受被告人黄某居间介绍而实施的证据,仅有张某甲的证言,并无其它证据证实,未达到法律所规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故本院对公诉机关关于该笔事实的指控不予认定,同时对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某居间介绍张某甲向蒋某贩卖10盎司氯胺酮的事实不予认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黄某贩卖毒品氯胺酮约2283.54克。被告人黄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贩卖K粉(氯胺酮)怎么判刑,最高判多久?

关于被告人黄某提出“其没有居间介绍张某甲向蒋某贩卖毒品”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指控张某甲向蒋某贩卖4盎司氯胺酮的事实中,该笔交易非经黄某唆使达成,系张、蒋二人自行达成,黄某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黄某当庭供认,其明知张某甲贩卖毒品,仍电话告知张某甲关于蒋某需购毒品的信息,后张、蒋二人根据该信息完成了4盎司氯胺酮的交易;证人张某甲、蒋某的证言及辨认、指认笔录一致证实,张某甲和蒋某均经黄某联络,先后至黄某所约定的燕江路54-30号苏果便利店附近,促成张某甲向蒋某贩卖4盎司氯胺酮并收取4000元毒资的事实。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黄某明知张某甲贩卖毒品,仍居间介绍张某甲向蒋某贩卖毒品,黄某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且与张某甲系共同犯罪。故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提出“指控黄某购买约2公斤毒品氯胺酮是以贩卖为目的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辨认笔录证实,黄某长期销售毒品,浦口、江宁都有客户,蒋某是黄某的下家;证人王某的证言则证实,黄某贩卖从其处购买K粉的下家中有蒋某;购毒者蒋某的证言证实了黄某向其贩卖过K粉,同时对黄某进行了辨认;黄某当庭亦供认其一次性购买了2公斤毒品氯胺酮的事实,综上,上述证据足以证实黄某系以贩卖为目的而购买毒品,故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提出“被查获的其中两小袋氯胺酮系卖家赠送,故该毒品数量不应计入黄某毒品犯罪的总数量”的辩护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第二款“毒品的数量以查证属实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计算”的规定,即被查获的毒品均应计入被告人毒品犯罪的总数量,故被告人黄某以贩卖为目的而购买,后被查获的2183.54克毒品氯胺酮均应计入其贩卖毒品的总数量。另,技侦资料、通话记录又客观证实了黄某向王某购买氯胺酮时要求对方补货,后经王某、沈某确认已补货,即每一大袋氯胺酮内均增加一小袋氯胺酮的事实,故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据此,为维护社会正常管理秩序,打击毒品犯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黄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7日起至2031年5月6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贩卖K粉(氯胺酮)怎么判刑,最高判多久?

南京刑事律师 » 贩卖K粉(氯胺酮)两千克(公斤)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分享到:更多 ()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咨询热线 13042567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