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042567890

【故意伤害罪案例】故意伤害重伤,取得谅解判处缓刑

【律师点评】南京故意伤害罪律师:本案故意伤害重伤,被告人家属代为赔偿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一审判处缓刑。

【案号】(2014)宁刑终字第122号

【基本案情】2013年5月20日下午5时许,被告人何某在本市鼓楼区金信花园门口,与杨某因生意尾款结算问题发生纠纷,进而互相推搡,过程中何某用右手持手机击打杨某面部,致杨某左眼受伤。后何某报警,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经鉴定,杨某的损伤程度属重伤。案发后,何某亲属代其赔偿杨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1万元整,并取得杨某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原审法院经庭审出示、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人何某的供述,被害人杨某的陈述、病历及出具的谅解书,关于两人纠纷的民事判决书,刑事摄影照片,情况说明,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案发及到案经过,户籍资料等。

【审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何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何某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害人杨某对本案的发生具有一定过错,据此对被告人何某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何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何某提出上诉,其上诉理由是:1、本案的起因并非经济纠纷,而是杨某想敲诈其;2、其并非是在与杨某的推搡中击打杨的面部,而是杨某掐其脖子,其为了摆脱才用拿着手机的右手挥打杨的面部,其行为是正当防卫;3、被害人杨某有严重过错,且其有自首、赔偿、初犯等情节,故一审法院量刑明显过重。

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何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及证据与原审判决一致,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何某在本院审理期间,提出杨某给其发的要求还钱的短信内容、在其家门口张贴的向其要钱的纸条,以及其本人在案发后就诊的病历等证据,该证据已在庭审中进行举证、质证,出庭检察员对三份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该证据也进一步证明了双方之间确实存在经济纠纷,被害人杨某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过错,对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何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关于何某提出“本案的起因并非经济纠纷,而是杨某想敲诈其”的上诉理由,经查,何某与杨某的言辞证据均证明两人之间确实存在合伙投资做生意的事实,杨某也因生意尾款结算一事向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虽因证据问题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但尾款结算的经济纠纷并未解决,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何某提出“其并非是在与杨某的推搡中击打杨的面部,而是杨某掐其脖子,其为了摆脱才用拿着手机的右手挥打杨的面部,其行为是正当防卫”的上诉理由,经查,杨某在案发当天以及在侦查阶段的陈述均证实,其抓住何某的衣领不让他走,双方在相互推搡中何某用拿着手机的右手拳击其左眼睛,后其上前掐住何某的脖子,何某的供述也证实了杨某抓其衣领、掐其脖子、其用拿着手机的右手朝杨的面部砸了两下,后看到杨的左眼眉骨有流血的基本事实,同时汉中门派出所民警的情况说明也证实民警到现场后看到杨某左眼下方有小伤口、脖子有抓痕,何某的手指被咬破,说明双方确实存在肢体上的冲突,杨某的目的是揪住何某让其还钱,而非伤害何某,且不足以发生何某被伤害的后果,何某的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何某提出“被害人杨某有严重过错,且其有自首、赔偿、初犯等情节,故一审法院量刑明显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双方虽然存在投资款结算纠纷,但被害人杨某用这种抓衣领、掐脖子、揪住何某还钱的方式处理,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过错,对此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已经予以了认定,同时对何某具有的自首、赔偿、获得被害人谅解等情节也予以了认定,并在量刑时一并予以评价,一审法院在法定刑幅度内依法对何某从轻处罚,量刑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上诉人何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出庭检察员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刑事辩护 我们更专业 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1304256789